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后山村的媳妇](后山村新媳妇的杂交)(05-0

[后山村的媳妇](后山村新媳妇的杂交)(05-0

来源:[db:来源 时间:{news:addtime style=yyyy-mm-dd} 热度:8898℃


字数:5808
 

            (5)三、切铺(下)
 
  第二天一早,姐姐和姐夫就来了。
 
  乡下人,屋子都不上锁,他俩没想到一家人还睡着正香,一进屋就一脚跨进 炕房,眼前淫乱的景象,任是他俩久经阵仗,也愣住了。
 
  「没想到芳妹妹刚来,就能玩得这个样。」姐姐说。
 
  「这个样才好,才亲。」姐夫眼睛发着绿光,紧盯着我不小心露在被子外面 白皙的丰乳翘臀。
 
  「今天还早,还不忙着办事,你俩就先进来暖暖身子吧。」婆婆又发话了。 
  姐夫一听,乐得马上褪去全身衣物,钻进我的被子。姐姐也躺到小谦的被窝 里。
 
  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姐夫。姐夫在老公一家子里面算是长得最俊俏伟岸 了,我一下子就对他颇有好感,要说有缺点的话,就是他太色了。不过,那个女 人不喜欢对自已色迷迷的男人呢。「唉呦、姐夫你的身子好冰喔,……暖暖再进 来吧。」我忍不住报怨一下,也显得矜持一些。
 
  婆婆说,「俊儿,你先到妈这里,让妈暖暖你。别冻着娇嫩嫩的芳儿了。」 
  姐夫马上滚到妈的被窝里,害我有点怅然若失。看着姐夫歪腻在婆婆的身上, 姐姐都有些吃味了,「妈……,小俊就是这样被你宠坏的。」
 
  「妈就这么个女婿,不宠他,我宠谁?」婆婆接着对姐夫说,「来,好久没 来妈这儿了,想我不?……嗯,别再揉了,。,,妈受不了……直接进来吧…… 我的乖俊儿……」
 
  姐夫马上踢开被子,翻身压在婆婆身上,嘴巴就去跟婆婆舌吻。下面一手提 着早已暴涨的阳具,把龟头塞进婆婆的洞口,噗滋一声,就戳进去了。
 
  听着婆婆哼哼唉唉的叫床声,我的兴致立马被撩拨了起来,下面小穴觉得涨 涨的,阴道里面空虚得不得了,需要一根阳具帮我止痒。我在被子里伸手探向大 哥的鲁蛋龟头,大哥说,「别急,小俊哥马上暖好身子,就来招呼你。」 
  说着,就腾出中指插进我的小穴,暂时帮我止痒。真是善解人意。
 
  姐夫在婆婆身上大力地抽送了近百下,婆婆说,「可以了,去芳儿那里吧, 好好疼她,不准欺负我的儿媳妇。」
 
  嘻、姐夫真好的身手,一下子竟从婆婆的身上,滚进我的被窝里。姐夫全身 暖乎乎的靠着我说,「芳妹妹,我的身体不冰冷了吧?」我点了点头。
 
  「那么,姐夫可以好好玩你吗?」,我又点了点头。
 
  姐夫把我搂进他的怀里,他的双手开始在我的全身游移,终於被他发现我的 下面寸草不生。姐夫像发现什么宝贝似的,一脚踢开被子,叫着姐姐,「云云, 你快来看看这个奇景……」
 
  我虽然害羞的夹紧双腿,最后还是经不起大家起哄,慢慢打开我的双腿,把 我最私密的地方给全家人观赏。昨天夜里照明不足,大哥和公公也没看得真切, 这会儿就着天光,大家把我依然又红又肿的小穴,好好看个一清二楚。真是羞死 人。
 
  在众人的视奸下,我那不争气的小穴又泄露了我的秘密,不断地汨汨渗出骚 水淫液。公公看了,又把嘴巴凑过来舔。我一早那里最敏感,就痒的夹紧双腿。 
  姐夫再度把我搂进怀里,低头吻我。说也奇怪,他的双唇一接触到我的双唇, 我霎时就像触电一般,全身一震。他用舌头轻轻拨开我的双唇,伸进我的齿间, 搜寻我的舌头。
 
  难得遇到舌吻技术这么好,还能放电的美男子,我顾不了老公就在身旁,双 手钩住姐夫的脖子,自然地伸出舌头,舔湿双唇,迎合他的舌吻。我俩的舌尖太 有默契了,彼此纠结、试探、品嚐、吸吮,这一霎那的瞬间,感觉竟像永恆,周 遭的人、事、物全都不见了,当下的时空里只剩下我和姐夫二人。
 
  「哼、……嗯……」我的淫水汪汪的流了出来。
 
  我觉得我快窒息了,姐夫想必也是如此。他松开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深 情的望着我说道,「是城里的女人都这么会亲嘴吗?」
 
  老公酸溜溜的说,「那是芳儿的拿手绝活,她曾抱怨未曾遇到知音对手,看 起来两位是相见恨晚哪。」
 
  我赤裸裸的身躯还在姐夫的怀里,仍陶醉在刚刚似幻似真的幻觉中,一时也 接不上话题。
 
  姐夫再次低头吻我,他的手伸向我的阴部,我微微打开双腿,迎接他的轻薄。 
  他的中指在我的穴口来回拨弄了几下,就沾满我的爱液,慢慢伸进我的蜜穴, 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指腹轻轻的来回抠摸着我阴道里的皱折。我又再度跌 进迷惘幻境了。
 
  姐夫的另一只手,停在我的双峰上面。他花了好长的时间拈撚我的奶头。 
  他忽而用指甲掠过我的乳尖,忽而用姆指和食指捏着我的奶头。他用的力道 大小适度,节奏时快时慢,「哦、哦、呜……呜……」我竟然舒服得像在哭一样。 
  我伸手拉扯他的阳物,示意他进入我的体内。「舒服吗?」姐夫问道。 
  「……」我幸福得说不出话,只是一直点头,只是希望一直被他这样玩弄。 
  「今天时候不早了。」姐夫说。
 
  原来欢愉的时光总是过得最快,看看天色已经接近晌午时分,众人也不知何 时都离开了房间,炕床上只剩下我和姐夫。
 
  姐夫接着说,「明天除夕,后天过年,姐夫今天再不把你的赶轿操办好,就 来不及了。等赶轿那天,再让姐夫好好疼你、痛快的肏你,可好不?」
 
  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让姐夫离开我被窝。
 
            * * * * * * * * * *
 
  万事起头难,一开始戳破那层纸,接着就顺理成章了。第二晚开始,全家心 有默契,好像天亮就巴不得天黑,每天早早吃完晚饭,全家都挤在一个炕上睡了。 
  后山村真是人间天堂,我何其有幸,成为后山村的媳妇。
 
              五、赶轿(上)
 
  大年初二,天气放晴,气温上升。一早起来感觉春天来了,心情特别好。 
  由於山村里晚上黑灯瞎火的,考虑到远道的亲友行走不便,回门宴通常在中 午举行。一早,婆婆就招呼大家起早准备。
 
  今天就要真正体验传说中赶轿的习俗,心里七上八下的,真的是像既期待又 怕受伤害的,待嫁女儿心一样。出门前,我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不但脸上扑了 粉,连身上也扑了薄薄一层粉。尤其乳沟、腋下和下体两腿之间都喷上味道淡雅 的法国香水。
 
  我不但自己里面穿上最性感贴身桃红色的内衣裤,配上同色的细目吊带式网 袜。也帮姐姐和大嫂各准备了一套肉色和粉红色的内衣裤和吊带网袜。
 
  我的外面穿上低胸V领,下面开着短衩的连身露背的枣色丝绒洋装。最外面 披着小谦帮我从纽西兰带回来的小羊毛披肩。再点缀了简单几件金饰耳环。 
  婆婆看我穿着三寸细高跟鞋,就乾脆叫了几顶滑竿来载女眷,其他人就步行 到山坳另一头的姐夫家。
 
  ,依我看姐夫家的规模不算大,可在山村里也算是大户人家。屋前的空地早 就搭了一个临时棚架,棚子四周并没有围幔,透着风,还好是白天。棚内摆了两 张圆桌,一张很大约可坐二十人,上面还有个圆转盘,小的那张约摸可坐十来人。 
  另外还摆了几张方桌子。我看着,心里估计今晚大概有四十多位客人吧。 
  姐夫的父母代替我娘家的父母,成为今天赶轿的主人。老公领着我上前问候 致谢。他们大概生活条件比较优渥,长得比公公婆婆要白净一些,个儿也匀称高 挑了些。他们看到小谦和我一副盛装打扮的俊男美女,觉得很有面子,带着我们 见了客人。
 
  见过客人,我进了里屋,把内衣裤交给大嫂和姐姐,顺便也帮她们穿戴上。 
  她们第一次穿上这么轻薄短小的内衣裤,又是兴奋,又是害羞。
 
  等到客人陆陆续续全到齐了,我算了一算,将近三十个大人,其余都是小孩。 原来时间仓促,姐夫只通知了后山村里的亲友。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一半下 来,心想,要是来了近百个宾客,我如何应付得了?
 
  客人难得看到城里来的女人,更没看过这么时髦曝露的穿着,(在省城的交 际场合里,这是很普通的穿着啊。)每个人的眼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尤其男的 频频藉着敬酒为名,都想接近我,想从我低开的领口看到春光。
 
  我也知道他们的花花肠子,也乐得帮老公作点慈善事业,碰到年纪大的长辈, 我都刻意弯腰致意,让他们可以从我低垂的领口,看到我深邃的乳沟和微红半露 的乳晕。
 
  酒席一开始,就跟老公最常推荐我的性幻想对象,他的发小——强哥,打了 照面。他脸部线条明显,浓密的双眉之下是一对黑白分明目色清澄的眸子,衬托 着刚毅的双唇,很有个性的男子气概。他的身材和小谦差不多。又是一个美男子, 我喜欢。
 
  席间众人频频划拳劝酒,随着酒酣耳热,慢慢的罚酒令就变了调。本来是输 的人要喝酒,变成输酒的要表演猥亵的动作,或是脱去一件衣物。
 
  新郎或新娘更是众人行乐做弄的焦点。本来赢拳的人可以亲吻新郎或新娘, 到后来怎么变成输拳的也可以亲吻新郎或新娘了。婆婆妈妈们也开始藉酒装疯, 对着身旁的男人上下其手。
 
  菜都上完之后,场内的气氛也亢奋到顶点。就有人开始放下棚架四周的塑料 布,原来的宴客场就变成密闭的空间。形式上是封闭了,实际上场外的好事份子, 还是可以很容易地从缝隙之间窥视场内。
 
  又有人在棚内四个角落摆上火红的炭盆,整个空间慢慢暖和起来。
 
  这时候未成年的小孩早就就被请出场外,村长和书记也找个藉口离席了。 
  看得出来,年纪太大或自已知道性能力不够好的,就和老村长、老书记坐在 棚子的角落,不敢积极参与活动。
 
  男人们合力把圆饭桌移往两侧,中间空出来的位置,把八九张凳子整齐地摆 在一起,然后把主桌的大圆转盘摆到凳子上。姐夫和姐姐接着从里屋搬出几床红 锦被褥,分别铺在两旁的圆饭桌和中间的圆转盘上面,不用说,这就是今晚赶轿 所用的三个平台了。
 
  赶轿的开场,通常是由新郎和新娘在中央的台上交合给众人观赏开始。 
  众人迫不及待地把小谦和我拱上中央的圆转盘。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场合,只 觉得整场闹哄哄的,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躲在老公怀里。
 
  老公是见过场面的,他坐着搂着我,让我斜躺在他身上,一手开始缓缓的解 开我的衣釦. 天哪,我就要赤裸裸的暴露在陌生的众人面前了。
 
  老公每解开一个钮扣,下面就一阵欢呼。外套脱下来了,连身洋装背后的拉 炼也拉下来了。老公很会吊众人的胃口,他缓缓拉扯开我的洋装,把我光滑无瑕 的后背展现给大家看。
 
  「继续、继续、……」「再脱、再脱、……」下面不停地鼓掌起哄。
 
  老公缓缓拉下我的洋装,丢到台下。台下的人抢着闻我衣服上的体味。任是 我已经嚐试过切铺的习俗和那种淫乱的场面,现在这么多的陌生人面前,我的身 体还是不禁蜷缩成一团,双手紧护着胸部和下体。
 
  这种娇羞模样,更让下面对於紧裹在高级内衣裤里的年轻肉体充满好奇。 
  老公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我,鼓励我站起来。
 
  我对自己前凸后翘玲珑浮突的身材一向很有信心,当上身只穿着蕾丝半杯胸 罩,下面只有一小片遮羞布的我站了起来。下面的人疯狂了。
 
  老公接着要我绕着圆转盘走一圈。我那穿着高跟鞋,包裹着吊带丝袜修长的 双腿,一迈开脚步,下面的叫好声简直可以把整个棚架炸开。原来坐在棚子角落 的耆老不但都挤到台前,我可以看到棚子外面也挤满了往棚里偷看热闹的人群。 
  「再脱、再脱、……」「脱光、脱光、……」下面又起哄了。
 
  老公轻搂着颤抖的我,对台下说,「新娘子太害羞了,不好意思自己脱光… …就让她挑一位贵宾来帮她脱好了。」
 
  这时候,台下有些精壮的汉子,已经按耐不住脱去衣物,全裸或半裸着身体, 高举着双手,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我,希望能被我选上拔得头筹。我看着台下,好 想选强哥哥,又想选姐夫,真让我为难……
 
  接着我做出让众人料想不到的决定,我说,「为了报答小谦生父的恩情,我 想请老村长帮我脱去最后的衣服。」下面听了,一遍叫好,喝彩。
 
  老村长被众人拱上转台,不好意思地拍拍我的肩膀。老公眼眶红红的,似乎 泛着泪光,他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
 
  「我谢谢媳妇的孝心,你有这份心意,爸爸一切都值了。」老村长盯着我丰 满的胸部,吞了一口水,喘了一口气,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我想让老书记脱 光你的衣服,成吗?」
 
  看着台下老书记似虎如狼色迷迷的眼神,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为了报恩, 老村长的要求我能不接受吗。我微微点了点头。
 
  老村长就接着对台下说,「其实,小谦有今天,除了他自己的努力,还要感 谢一个重要的人,他就是老书记。」「芳儿为了报恩,愿意让老书记替我享受这 份美意,帮她褪去身上最后的衣服。」
 
  老书记稍微假装推辞了一下,迫不及待地上了台。
 
  他一上台就老实不客气的把我紧紧搂着,跟我耳语说,「芳儿,今天赶轿可 有什么禁忌底限?」
 
  我那知道赶轿有什么禁忌底限,只好说,「小谦只交待芳芳赶轿时要心存感 恩图报。书记爸爸请尽兴享用。」
 
  老书记一听,大吼一声,「好!」「……好个百无禁忌、万无底限的好媳妇 ……」,立即双手伸到我的背后,一下子就把胸罩钩子解开了。然后把我推转身, 从后面搂着我,让我面向众人。他瘦骨嶙峋的双手从我的背后紧紧扣着我的乳房。 我娇嫩的乳房那经得起他这种辣手摧花似的蹂躏,白皙丰满的乳房上面一下就出 现几条红红的掌印。
 
  我转头看看老公,看出来他有点不舍,可他还是用安慰的眼神看着我,好像 劝我忍耐一下。
 
  我只好闭上眼睛,随便老书记享用我的年轻肉体了。老书记在我的乳房摩蹭 了一会儿,就把手伸往我的私处。轻轻一扯,那片轻薄的遮盖布在裂帛声中,被 撕开来了。众人在我来不及遮掩的空档中,依稀看到了我下面一片光洁。 
  下一秒钟,老书记不理会我的挣扎,把我的双手反翦到背后,让我的正面毫 无遮掩赤裸裸的面对台下。我一身白皙细嫩衬托着36C的丰乳骄傲地挺立着, 乳尖上,我粉红色的小奶头已经被老书记搓揉得又红又肿,我娇羞无毛的私处, 嫣红色的阴唇呼之欲出。
 
  要知道,圆转盘是摆在凳子上,它的高度本来就不高,站在上面,我的私处, 恰好正对众人的眼睛。全场忽然安静下来,是怕惊吓到幼嫩嫩的美人,还是怕这 个罕有的美景一纵即失?
 
  乡下人那见过一个成熟圆润的女人剃光了腋毛和阴毛,全身滑亮光洁。这下 子好像看到稀世珍宝,全部挤到前面。有的小夥子为了看得真切,把鼻子都快顶 到我的阴户,我的小穴都感觉到他们大口喘气热热的鼻息了。我原先期待的在村 民前面的华丽登场,却变成这般的狼狈不堪。
 
  老书记像枯枝般的鹰爪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捏摸索,甚至应了众人要求,掰开 我的小穴给台下看个仔细,却不再採取进一步的行动,害得我下面好像有千万只 的蚂蚁在爬,应该有人已经看出我的小穴已经分泌出淫水,一丝爱液沿着我的大 腿流了下来。
 
  就这样折腾蹂躏了半天,老书记终於开口说话了,「老夫活了这把年纪能这 样一亲闺女的芳泽,於愿足已。接下来还是让年轻人上来吧。」他接着附在我耳 边说,「芳儿,别害羞,……接下来要谁上来?……别客气,小声跟老书记说… …」
 
  我的小穴虽然空虚难耐,着急得需要男根安慰,可我还是只用小到只有我听 得到的声音说,「我要强哥哥和俊姐夫一起上来……」
 
  「你真的要一次两个上来?」老公在一旁急了。
 
  「嗯!」不多废话,我给他一个肯定的答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